為身邊人著想讓我更想死 憂鬱症患者:誤解重鬱症是最深的絕望

責任編輯: 林暐鈞 / 分類: 精神系統

每日健康/綜合編譯 林暐鈞

造物主創造人類就賜與喜怒哀樂,其中是因為大腦及其他器官分泌各種神經傳導物質的緣故,在一般狀況下,時間到了就會停止分泌,所以不大可能一直沉浸在一個情緒裡,但重鬱症患者蕭奕辰則說,「重鬱症在正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的分泌機制出問題,不分泌、或分泌量極低;而有關於負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狂分泌,停不下來,猶如被囚禁的鳥,逃不過監牢。」

shutterstock / Via  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old-man-feel-depressed-park-1024936645?src=FmqakpntslsvtR6GFaUxMA-1-66

蕭奕辰:憂鬱和憂鬱症是兩回事

蕭奕辰說,「憂鬱,不是憂鬱症,是兩碼子事。不論是先天還是後天,抑或是一開始造成的原因是器質性或心因性,當進入到會被確診為「憂鬱症」的範圍,它就是個是確確實實的「生理」上的疾病。」因此對重鬱症患者們來說,可說是對正面情緒的感官完全喪失,於常理上應該要非常開心的事,但所感受到的,只有永無止境的焦慮、痛苦、悲傷、絕望,不管怎麼去想、換了多重角度仍於事無補。

別再要他們為身邊的人著想!

對於蕭奕辰的經歷,常常被說:「你為什麼不想辦法讓自己好起來呢?」或者:「你會什麼要把自己困在情緒裡面呢?」。而他淡淡地說,為什麼?不為什麼,因為決定情緒的是大腦神經系統和內分泌系統,身體出問題了,就是出問題了。再說一次,這是確確實實的生理疾病,就如同已經失去雙腿的女孩,你卻要求她自己站起身來;不存在的東西就是不存在,無法要求沒有腳的人「用腳」站起來,要求沒有嘴巴的人「用嘴巴」說話。

同樣的,自殺也是。自殺是為了「不要再痛苦」。蕭奕辰提及,『請不要對患者說,你就算不為自己想,也該為身邊的誰著想這種話。這種話一講出來,自殺機率一定大幅度提高,因為患者選擇自殺,就是為了「不再想要成為身邊親友的麻煩」、「為了不要拖累身邊的人」。』

他還說,請收回「自殺不能解決問題」這種話。他解釋,自殺為什麼不能解決問題?自殺若成功,「當然能夠」解決問題,而且是從此解決所有問題!解決身為患者永遠絕望的悲傷痛苦。社會對重鬱症的妖魔化跟誤解,就是「最大的問題」。事實上重鬱症患者就是永遠生活在這種絕望的處境當中,而社會的嚴重誤解又讓狀況變得更糟糕到幾乎無法處理。

shutterstock / Via  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young-depressed-woman-psychologists-office-closeup-559725037?src=yww4ofW508YdDwO58V24QQ-1-46

而身旁的我們究竟能怎麼做?

除了醫療資源,家人、親戚、同學、朋友、同事等等周遭人們對於此疾病的「理解」更是關鍵。理解到這是確實的生理疾病,你才不會說出讓患者去死的好話。而親友的包容與陪伴是「最重要的」。蕭奕辰感動地說,「很幸運,有我的家人在後面持續給我就醫的資金,讓我可以持續接受治療,不然這真的是一筆非常龐大的長期支出。」另外他也提到身邊的一群好朋友,對他是不離不棄,直到今日。

能怎麼做?陪著患者們哭與笑。在倒下的時候拉住他們,在他們試圖努力站起來的時候給予有力的攙扶。蕭奕辰說,「陪伴,陪伴就夠了,其實什麼都不需要講,講什麼都是多餘的,與其讓狀況惡化,不如什麼都不用講。相信我,光是你願意陪伴在我們身邊,這樣對我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延伸閱讀》

活得跟喪屍一樣! 「鰲拜」自曝驚悚病史 身上只剩一根支柱

結完婚彼此就只是「工具」了?鄧惠文點破全台灣女人都在犯的錯

 

參考資料:

Objection - 蕭奕辰

封面圖片來自:

 shutterstock ESB Professional

© 2016-2018 Links Technology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Pollster Technology Marketing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每日健康 Health 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許轉載本網站內容
常年法律顧問:永昌法律事務所 陳永昌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