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手術「魔王關」插鐵絲定位,乳癌母自曝抗癌艱辛

Image Point Fr/ Shutterstock

Image Point Fr/ Shutterstock / Via  https://www.shutterstock.com

每日健康/ 王筠銨 (從科技宅工程師變成網路上分享垃圾話的地方媽媽。中興大學化學研究所畢業。35歲在半導體外商公司擔任12年的製程工程師,在網路分享垃圾話與抗癌點點滴滴,獲得廣大網友與癌友的迴響。)

乳房攝影算什麼,放鐵絲是超級魔王關卡!

乳房攝影夾著胸部的肉已經夠痛了,一邊夾緊夾滿,一邊注射痛到不知如何形容的麻藥,接著插入長到需要彎折的鐵絲。我看著鐵絲那一瞬間,腦中浮現小時候放在電視上面的強波器,接著畫面換到插滿縫衣針的繡包,用鐵絲定位的那20多分鐘,我的人生走馬燈已經跑完了小時候的記憶,難以言喻的疼痛把我拉回現實,夾到我在放開的瞬間幾乎感覺吸不到氧氣頭好暈。

 

一瞬之間,腦海中閃過動畫《大英雄天團》裡的經典對白。白胖胖的杯麵中規中矩地問候:「 從一到十分,你的痛苦指數有幾分?」天啊!這種程度該給幾分?我痛到頭皮一陣陣發麻,明明不難過但眼淚卻迅速聚集,不爭氣地漏了兩滴。本以為世上應該沒有什麼比生兩個孩子的過程還要痛了,尤其我又是第一胎痛22小時,第二胎莫名其妙痛37小時的耐痛媽媽,比起把小孩從身體裡硬擠出來的疼痛,被儀器活生生夾住之後再眼睜睜地看著鐵絲放入身體的痛,才是永生難忘的滿分哪!

 

從凌晨12點開始禁食禁水又被夾得天旋地轉,回程依然搭著區間車,悲催的是回程這一站哪來的人潮,候車的人一個個拿著手機勾著包包好不愜意。身為一個扶著胸口那根長鐵絲的光頭,注定引人注目。平常我可是連倒個垃圾都要全妝出門的愛水地方媽媽,身體的痛哪比得上臉上的自卑。出病房時沒想到要這般長途跋涉,安裝鐵絲的我真的是毫無防備露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當我一回到急重症大樓便迫不及待在大廳小跑了起來,邊跑邊小心翼翼按著胸前那根天線,用最快的速度衝回病房床上躺好等手術通知,深怕又有什麼手術前折磨人的道具要上身,如果現在再叫我出病房加裝什麼玩意兒,我肯定會哭求先給我全身麻醉再說,我沒多餘的膽量再以這副模樣奔波了。

 

在病房內等待卻不能進食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緩慢,這種不知道何時會被點出去的感覺令人恐懼。從早到晚等了將近10個小時,當恐怖漫延到最高點時才終於輪到我,聽到護理師進房通知準備進手術室的聲音時,我重重地鬆了一口氣,隨即又緊張起來,很像老師一大早宣布要抽考結果都沒輪到我,僥倖地以為下課囉,結果下一個就被抽到的複雜心情。

 

帶著緊張的心情,身體往後一躺,接下來就是電視劇裡經典的推床鏡頭。我躺在床上看著醫院天花板的燈一排一排向後移動,直到我被推進準備室裡待宰……

 

本文摘自捷徑文化我是一位「少」奶奶:2寶地方媽媽的戰勝乳癌求生記

作者:王筠銨

以上內容為《捷徑文化粉絲團》授權刊登,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捷徑文化 / Via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06325?utm_source=linkstechnology&utm_medium=ap-books&utm_content=recommend&utm_campaign=ap-201901

© 2016-2019 Links Technology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Pollster Technology Marketing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每日健康 Health 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許轉載本網站內容
常年法律顧問:永昌法律事務所 陳永昌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