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癌症纏身仍抱病看診,良醫王永衛醫師奮戰的過世前一刻

元氣網

台北榮總感染科醫師王永衛。圖/露德協會提供

露德協會提供 / Via  元氣網

每日健康/元氣網

元氣網 記者魏忻忻╱即時報導

故台北榮總感染科醫師王永衛的追思會今天(25日)舉行。這位行醫37年餘,照顧過近千名愛滋感染者的醫師,七月入院前接受資深媒體人訪談,紀念這位行醫忘了自己,甚至在妻子過世當天仍繼續看診的醫師,他的愛與遺憾。

 

口述/王永衛醫師 整理/李淑娟 

今年7月15日我從服務了37載的台北榮總退休;同事們頻頻打探:還未屆退休年齡的我,被哪家醫院挖角?很少人知道,我罹患膀胱癌肺癌兩種原發癌症,而我的妻子才癌逝不到一年;這兩、三年間,我從臨床醫師到重症病人家屬、到重症病人、從臨床實驗主持人、到申請成為癌症新藥受試者被拒(罹兩種癌不符收案條件);經歷這麼多角色,身分在白袍和病床間流轉。

 

工作沒有完成式

最後一次化療在5月中完成,整個治療過程,我照樣上班;一方面是多年來照顧的感染者上千人,一時找不到人接手;一方面,我也沒想過:一向被看病、查房、教學等工作塞滿了的自己,停下來要做什麼?總以為人生終點還很遠,等工作完成後再說。問題是,臨床工作似乎永遠沒有完成式,才忙完這個,下個工作已排滿;才看完一個病人,仍有無數病人在等,甚至,眼前工作還未告一段落,就被更急、更迫切的任務或病人打斷了;所以,我永遠只能「拚命幹!」 很少有停下腳步的時候。

 

永難釋懷的缺席

我太太也是肺癌,發現時已轉移骨骼和腦部,從病發到過世共三年。太太生病後,全家曾利用緩解期間規畫了一趟旅行。我知道她在病後對人生有了不同體悟,也對旅行充滿期待;但,結婚以來,很少陪太太出遊的我,明知她餘日無多,生命充滿變數,我還是被工作和病人追得團團轉。這趟旅行我還是選擇缺席了,沒想到,這件事也成了我心裡難以釋懷的痛。

 

她去年8月過世,那是周一,我看夜診。她過世,感覺整個心像被掏空一般;但是,病人已預約掛了號,有人從遠地趕來,有人可能是放棄了重要聚會來報到,也可能有人服藥不適應,需要調整;而我,無法馬上找到代診醫師,也無法因個人因素失信病人,只能把太太後事安排交給女兒,那天,照樣看診到近九點。

 

人生沒有再一次

看完診後,自己來到門診追蹤檢查;領完號碼牌,候診室常一等兩、三個小時;偶遇同事出來叫號時發現我,好意安排遇空號時先檢查。我想起妻子生前看診情景:她也跟我一樣吧?強忍著不適,坐在這裡一等幾個小時;而自己先生就在不遠處,是這家醫院的資深醫師,卻永遠在為別人忙碌,甚至沒有陪自己看過一次診。想到這裡,悔恨交加的椎心之痛,幾乎要將自己淹沒了。

 

太太過世,身邊的支柱倒了,才發現自己有如陷身巨大黑洞,生活根本難再運轉下去。所以,我現在總告訴人家:兩句話不要說;那就是:「以後再說」、「早知道」,機緣不可能一再給我們「再來一次」的優待。

原文出處,更多文章請上《元氣網》及《元氣網粉絲團》】

© 2016-2019 Links Technology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Pollster Technology Marketing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每日健康 Health 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許轉載本網站內容
常年法律顧問:永昌法律事務所 陳永昌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