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究竟多可怕?公衛專家憶:患者肺泡「全是膿汁」

shutterstock / Via  shutterstock

每日健康/阿里.可汗,美國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公共衛生準備暨應變前主任

 

席捲全球的SARS恐慌

根據正式的紀錄,肆虐亞洲,掃過北美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登記在案的第一個病例發生在中國廣東省,那是二○○二年十一月中,病人是農民,在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治療後旋即死亡。

最先把這名農民的死因和當月後來出現的趨勢聯想在一起的,是加拿大的衛生情報監視系統「全球公共衛生情報網」,這種採用多種語言的網際網路監視系統是世衛組織全球疫情警報和應變網路的一部分。系統由廣東報紙上搜尋到「異常呼吸疾病疫情」的報導,然後把分析送往世衛組織,只是報告是用中文撰寫,而且只有一小段譯為英文,一直到一月底才有英文版,儘管如此,這個人口達十三億的國家每天有多種警報,這次「異常」的爆發,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

中國官方也諱莫如深。根據他們的傳染病防治法,這樣的疾病應列為各省機密,直到「由衛生部或由衛生部授權的機構宣布為止」。官方封鎖了這樣的新聞,更糟的是他們不了解疫情的規模,未能做徹底的調查。

 

一直到二月十日,中共才全盤托出,向世衛組織報告共有三○五個病例(包括一○五名醫護人員在內),五人死亡,全都和同一定義模糊的怪病—非典型肺炎相關;不過也沒有人能確定,因為沒有人能指出他們所面對的究竟是什麼疾病。

二月初,「致命流感」的消息就透過手機簡訊在廣東流傳,當地媒體為安撫人心,承認有這個疾病,並列出所謂的「預防措施」,比如用醋燻的方法來消毒空氣。居民都趕去藥房,把貨架上的抗生素、流感藥物和醋搶購一空。

只有在事後回顧起來,才看得出這次的疫情和即將來臨的風暴相關。

二月十九日,香港出現H5N1 的禽流感群聚,病毒源自一名住院的九歲兒童,其父親和姊姊剛因不明原因死亡。這些病例值得注意,因為他們代表感染了人畜共通的傳染病病毒,但和更大規模的疫情並不相關。只是,這的確讓公衛圈至少暫時被誤導,以為發生新的流感大流行。

接著在二月二十一日,曾在廣東治療SARS病例的六十四歲中國醫師劉劍倫抵香

港參加外甥的婚禮,住進九龍京華國際酒店九一一號房。儘管他的呼吸道症狀已經出現一週以上,他卻覺得自己很健康,可以和妹夫一起旅遊、購物、觀光。二月二十二日,他赴廣華醫院求診,住進加護病房。他告訴醫師說,他很可能遭到自己在廣東救治的疾病感染,恐怕無法倖存。

長住上海的四十七歲華裔美籍商人陳強尼正巧當時也住在京華國際酒店九樓,就在劉醫師房間對面。他在二十三日前往上海和澳門,之後搭機往越南。二月二十六日他開始發病,住進河內法國醫院,由世衛組織的傳染病專家卡羅.歐巴尼(Carlo Urbani)診治,他也是頭一位看出這個病並非流感或單純肺炎的醫師,並把這非典型的呼吸道疾病通報世衛組織,並敦促越南官員篩檢搭機抵達的乘客。

在香港,也有更多人赴威爾斯親王醫院求診,其中許多是醫護人員,他們都出現同樣的症狀:呼吸窘迫、發燒,胸部X光異常。他們的肺裡都是液體,意即空氣無法進入肺泡—實際交換氧氣的小囊泡。

更糟的是,這種疾病不像伊波拉病毒那樣一開始就很明顯,也不需要親密接觸就能傳播。即使感染者的病毒已潛伏或散播,依舊看不出什麼症狀,住進旅館的劉劍倫,或是搭機四處旅行的陳強尼都是如此。因此亞洲各地陸續有許多人出現發燒、乾咳、肌肉疼痛、血小板和白血球數量降低,到最後發展為雙側肺炎。

這些症狀的嚴重性,以及有醫護人員受到感染,讓全球衛生官員感到震驚,擔心會出現另一種新興肺炎流行病,不過這些病例是否互有關聯還不得而知。

此時在香港已有四個醫院五十三名病人出現病徵,其中三十七人肺炎。病人接受抗病毒藥物Ribavirin 和類固醇治療,但醫護人員、病人家屬和其他醫院訪客依舊出現二次傳播。新加坡和台灣,甚至遠至加拿大多倫多也有出現病例的傳言。

三月十四日,由香港赴北京的中國國際航空一一二班機上,共有十三名乘客受到感染。此後機上疫情不斷,眾多機組人員受到感染,使得空中旅行差點關閉。次日,世衛組織的海曼醫師甚至發布罕見的旅遊建議,引起全球回應,提醒某些國家必須誠實報告境內的情況。這種言所應言,不顧世衛組織風向的作法,是這波疫情中最有勇氣也是最關鍵的公衛決策,很可能防止了疾病在醫院外的社群中傳播。

海曼醫師也以這個病的徵候為主,為這個怪病取了名字—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稱之為「舉世健康威脅」。

檢視胸部X光時,你會看到左右兩大片黑色輪廓,如果肺葉的氣囊裡充滿了膿,兩大葉就不再是黑色;因為這些氣囊,也就是肺泡,裡面都是膿汁,X光照出來就變得比較白。如果有病毒感染引起肺炎,通常在開始的時候,感染不是發生在肺泡,而是在周遭的細胞。所有的空間都是感染的細胞和膿,X光看起來就是斑點。不過到最後,都會發展為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肺泡和周遭細胞看來都一樣。

五月下旬,對於SARS究竟由何處開始,我們終於有了線索。由廣東市場上販

售的野味中發現,可以由白鼻心身上隔離出SARS 冠狀病毒,儘管這種動物未必會顯現臨床症狀。上萬隻白鼻心因此遭到撲殺。後來也可以在貉、鼬獾和家貓身上發現同樣的病毒。

 

到二○○五年,有兩項研究在中國蝙蝠身上發現許多像SARS的冠狀病毒,可能就是牠們感染了中國活畜市場的動物。

 

二○○三年七月九日,世衛組織宣布疫情已獲控制。儘管如此,六個月後在中國依舊冒出了四個新病例,只是這幾例感染是直接來自市場和餐廳籠子裡的麝貓。另外還有三個稍晚發生的感染是出於實驗室意外和在中國、新加坡和台灣的倒楣遭遇。

 

一直到二○○四年五月十九日,也就是在SARS最初報導的一又四分之一年後,

世衛組織才宣布中國不再有SARS。總計起來,這次的大流行總共在三十七個國家共造成八千零九十六個病例,七百七十四人死亡,全球此病的花費估計達四百億美元。

 

時間快轉十年,到二○一五年,南韓一名遊客到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在內的中東諸國旅遊,感染MERS (中東呼吸症候群,SARS的近親,也是由一種冠狀病毒引起的),回到南韓後,在二十多家醫療診所引發一連串的感染,最後造成三十八人死亡,共一百八十七人受感染。南韓政府因重蹈SARS覆轍而遭受批評,其疏失包括未能立即告知並教育民眾,以及檢疫措施鬆散。在本書寫作之際,MERS已由中東蔓延到十六個國家。

 

大部分的MERS病例都發生在沙烏地阿拉伯,因受感染的單峰駱駝導致(駱駝

則可能是由蝙蝠傳染)。不過有四成的病人和駱駝或醫療機構都沒有任何關係,因此被標為首發病例。在這個沙漠王國,MERS是否已成為肺炎的主因,對醫療單位和遊客都造成威脅?在非洲,受感染的單峰駱駝會不會造成那塊大陸的疫情?

 

SARS是否是極其少數被收回瓶中的精靈,如今的MERS是否是更大的全球威脅?這些問題的答案應該很明顯。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2872 / Via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2872

© 2016-2020 Links Technology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Pollster Technology Marketing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每日健康 Health 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許轉載本網站內容
常年法律顧問:永昌法律事務所 陳永昌律師